江苏省旅游协会会员服务系统欢迎您 今天:2020年06月03日 星期三

乡村酒店前景看好发展仍受羁绊

发表日期:2016-08-18     浏览量:1339

来源:中国旅游报

大地乡居·滨州香坊一角

    近年来,欧洲的乡村酒店成为不少国内游客向往的地方,而这股乡村酒店风在国内也逐渐蔓延开来,尤其在产品设计方面,越来越注重满足游客对乡村休闲度假的需求。但笔者在走访中发现,这些乡村酒店虽然前景看好,但其运营模式仍受多方面因素的制约,有待突破。

    多品牌发力

    8月8日,大地乡居·密云张泉酒店在北京市密云区正式开业,这是继大地乡居·滨州香坊之后开业的第二家乡村酒店。据大地乡居创始人李霞介绍,他们还计划近期在山东临沂莒南和新疆昌吉再各建设1家乡村酒店。她表示,城镇化率不断提高,人们回到乡村的需求日益增长,乡村成为人们休闲的重要载体。随着村民进城工作,房屋资源闲置,为乡村酒店开发提供了基础,市场前景值得期待。

    的确,正如李霞所说,近几年乡村旅游的发展给乡村酒店带来了极大的发展机遇,也吸引了一些传统酒店集团的进入。2015年3月,首旅酒店与山里寒舍共同成立首旅寒舍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受托全权管理“山里寒舍”和“山里逸居”品牌酒店。今年年初,北京首旅寒舍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梁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公司今年计划落地6个乡村酒店项目,目标在北京、承德、宁波等几个重点区域,计划未来3年打造300个这样的项目,每一个项目都有20-30个院落,能够容纳140人左右。

    不只传统酒店,在乡村酒店建设运营方面发力的还有像景域集团这样的电商。6月29日,该集团发布“歌璞”、“歌遥”、“歌笙”三大全新度假酒店品牌,其中,“歌璞”、“歌遥”酒店正式签约落户浙江南浔、江苏金坛茅山。而景域集团旗下的帐篷客酒店落户安吉之后,苏州阳澄湖亲蜜岛店又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将于2017年开业。目前,帐篷客酒店与桂林漓江、四川都江堰、新疆喀纳斯、黔东南苗寨等十余处知名旅游目的地都已达成意向合作。

    景域集团副总裁、景域旅投、帐篷客总经理高冬表示,国内乡村酒店具有不可小觑的市场潜力。随着国内游客从节假日观光游览转为休闲度假,游客对于乡村酒店这种微目的地的旅游需求也更加强烈。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认为,乡村酒店既可以是单体,也可以连锁。在出现大家公认的旗舰店以后,有可能出现乡村酒店的连锁品牌。

    开发复合功能

    笔者在大地乡居·滨州香坊看到,这家农家小院门口的枣树枝繁叶茂,结满了枣子。院内种着花花草草,而餐厅的布置更是雅致,三面都是玻璃墙,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景致。酒店共有8间客房,客房里点缀着贝壳、布偶等,非常有情调。酒店旁边还有一处叫做“农堂”的房舍,用来展示乡村的一些手工艺品和农产品。

    李霞表示,家庭游客是乡村酒店最重要的市场。大地乡居的规模一般控制在10个房间以内,有主题,做精品。“我们要做乡村休闲度假综合体,强调酒店的复合功能,包括住宿、餐饮、乡村社交、大地农艺、创意农产品展示销售、儿童户外教育、文化体验等。我们还计划在乡村咖啡厅组织沙龙、聚会培训。”

    在李霞看来,客人从城市到乡村,追求的是自然、休闲,向往的是乡村人口的低密度、乡村建筑的传统风貌、健康有机的生活方式以及亲密的人际关系。因此,大地乡居整合了周边资源,构成了完整的酒店产品,满足了客人度假的综合需求。

    梁虹介绍,首旅寒舍在产品设计上,标准化的部分仅占40%-60%,余下的是个性化的元素。比如,开发球类、棋牌游戏、篝火晚会等娱乐活动;配套狗舍、猫舍,并安排专业人员管理,吸引有宠物的家庭入住;开设食品超市,供应半成品,让客人可以在院子里自己动手做饭;在一个院子的一分地里种菜、采摘,等等。

    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山东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王德刚教授表示,建设乡村酒店是乡村旅游转型升级的方向之一,乡村酒店要将休闲娱乐度假功能复合化。为了与普通酒店区分开来,乡村酒店除了住宿和餐饮功能,还应设有小型会议室、棋牌室、游泳池以及其他户外配套设施等。

    赵焕焱建议,乡村酒店应该在乡村会议、商务等方面多开发产品。

    运营仍有瓶颈

    景域集团安吉帐篷客酒店共拥有28套各具特色的客房,其中包括徽派谭府客房及标志性的帐篷别墅,价格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安吉帐篷客酒店曾创造了平均房价逾3000元、全年平均入住率超90%、节假日需提前1个月预订的业绩。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选址。

    高冬说,帐篷客酒店对于选址的要求非常苛刻。在布局第一家帐篷客酒店的时候,浙江安吉溪龙谷万亩白茶园未经雕琢、无污染的原生态自然环境给了酒店设计者极大的想象力与发挥空间。但高冬坦言,区位、设施、安全卫生等问题成为乡村酒店运营的主要制约条件。

    李霞表示,目前乡村酒店存在运营压力,只有20%的项目可以盈利。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受制于乡村基础设施建设,如交通、排污、停车等;另一方面受制于人才缺乏,尤其是品质化的服务人才。这既需要在乡村培养,也需要吸引返乡青年。此外,在营销方面,产品能否快速对接城市市场对运营也有不小的影响。

    首旅寒舍设计了具备规模操作的闭环商业模型。按照这个标准模型,以30个院落为测算单位,包括30个院落的装修改造,基本上投资在1000万元左右,5年内可以收回成本,不包括经营区域以外的道路、水电等成本。

    梁虹表示,在项目操作过程中,农民房屋流转过程非常繁琐。很多空心村周边的基础设施很差,也会影响消费者体验。

    山东一处乡村旅游点的相关负责人告诉笔者,曾与国内某家有实力的机构接洽合作,希望打造中高端乡村酒店,但对股份比例存在分歧而迟迟没有推进。此外,乡村酒店的运营会受到季节因素的影响,尤其是在淡旺季明显的地区。

    王德刚建议,发展乡村酒店之前要先理清概念,不要与民宿混淆。在台湾地区,民宿是用自家的房子,经营间数不能超过5间,不雇工,自家人提供服务;而乡村酒店是企业化经营,按照酒店或者旅馆的标准建设,包括安全、消防、卫生、环境保护、质检等。